《小道修行记》

第二章 煞气缠足,右腿解印(1/2)

    十二年后后村

    “再往....上一点,就差一点了!”

    “你快够嘛!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!”

    “哎呦!你可压死我了”

    只见原本两个小男娃一大一小踩着肩膀摘杏子吃,一个趔趄,栽倒在了杏树底下。

    那个大点的便是垚娃子常清垚,眨眼间垚娃子已经长到十二岁了,虎头虎脑的,长的十分俊俏,眉目清秀,尤其是那一对柳叶眉,一笑一颦之间英气逼人,正与小一点的在打闹着。小一点的是对门王叔的孙子王勇。

    “垚哥你看今天摘得杏子够了不?”王勇奶声奶气的问垚娃子。

    “可以啦,咱回!”

    当下两个小孩克里马擦的把满地的杏子装进口袋,手里也攥着杏子,在衣衫上一搓,就往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一路有说有笑的回村去了,晌午太阳正晒着,两个小孩儿是越走越累,越走越热。

    “垚哥你等额一下!额实在....实在走不动了。”勇子一边说着嘴里还吃着杏。

    “咱去那边歇一会再走吧,到村子还得一会呢”垚娃子指着前面一片林子,那里是村子的坟地。

    坟地里一片寂静,小哥倆慢慢腾腾的往这边走着。

    刚进去就有一个矮小破旧的老坟,刚好在一片树荫底下,两个小不点好像看见了新天地一样,两人看着这座在他们眼里像个小山一样坟头,开始了“攀岩”。

    最终王勇和垚娃子俩人带着满身的泥土,坐到了人家的坟头上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树荫还是什么原因,上面和外面炎热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这下两个又累又热的小不点是乐开了花,把剩下的杏子一分,高高兴兴的开始了“野餐”,殊不知危险已经接近他们了。

    等杏吃完了,休息好了,王勇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“垚哥咋办呀,这会儿都啥时候了!?俺爸回去不打死俺啊!”

    “额爹才不打额呢!”垚娃子一脸幸灾乐祸的逗着王勇。

    这下王勇拉着垚娃子就往下面走,在树荫底下休息了这么久,小哥俩又是生龙活虎的,又是打又是闹得,走了一段路之后,勇子又开始喊叫了:

    “垚哥你走慢一点啊...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...”

    “勇子,俺也走不动了啊,俺这右脚腕儿感觉叫针扎着一样疼啊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俩人一边叫着苦,一边往村子走,越走越慢,等走到村后头的一段石子路的时候,俩人是实在走不了了,脚踝已经肿起来了,再加上大中午的太阳格外的烈,晒得两人眼窝直冒金星,靠着路旁的大石头休息着。

    “垚哥你说咱这是咋回事呀?额这个脚腕儿咋这么疼的呢。”王勇到底还眼窝已经湿漉漉的了。

    “俺也不知道啊,快往回走吧,回去叫郎中给咱看一下。”垚娃子虽也是小娃,可在比自己还小的小弟面前,还是要显得老成一点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一步一个脚印,慢慢吞吞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时,二狗家里,见等不到清垚,早已开饭,而对门王家此时正在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这碎怂现在还不回来?!真是越来越过分咧!”王叔儿子麦子也就是王勇他爹嘴里嘟囔着,麦子护短是出了名的,要让他知道王勇这会正受着罪不得把他心疼死。

    “爹!!爹!!!”快到家的勇子喊道。

    王麦子听到自家娃喊叫声,撂下碗就出来看,二狗知道王勇和垚娃子在一块,也跑出门来看看。

    王勇一看见他爹,眼泪唰唰的往下淌,忍了一路的疼全哭了出来,垚娃子也直往他爹怀里凑,二位家长看着自家娃朴气赖嗨的陕西话,意思是灰头土脸的,也没打骂,就领回家了。

    到家勇子说啥也不动,就躺到炕上,哭着喊着脚疼,他娘一看脚踝已经肿的有半个拳头那么大了,一开始全家人以为是从树上摔下来了,也就没多管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下午,勇子子的脚腕儿是越肿越大,勇子他娘心疼儿子,就问是咋弄的,勇子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,他娘一想去问垚娃子,晌午垚娃子就是和王勇出去野的。

    到了常家,发现垚娃子也是这个样子,王勇他娘就问:“清垚,你和勇子今个晌午去哪了?这是咋弄的?”

    垚娃子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,当说到坐在人家坟头儿上的时候,垚娃子他娘一个巴掌就抽到垚娃子脑瓜子上了:“你没事爬什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